三三

墙头无数 只爱美少女

取向阻击✔

也曾想牵手走过漫长岁月

一个梦

僕の最高の思い出を
胸の中にまた隠して
先の見えないこの道を
今日も一人歩く
20180926

【荷花】婚礼祝福

どうぞ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叶わないこの恋を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许してね 胸に秘めたまま

西皮消亡史:

滴—滴滴——

 

静谧的清晨,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传出闹钟的声音。

这是凌晨五点的夏威夷,天还没有完全的亮。

 

柔软舒适的大床上,长发的女人拥着空调被蜷缩在一角。这种极度紧张的状态持续了很久很久,直到地板上传来哒哒的脚步声,不安的人才渐渐的平缓下来。

 

“汪——!”

 

和央微微抬身,伸手接住跳到床上的Dondon后,才倚着床头缓缓坐了起来。她有些困倦的低着头,长长的发顺着肩膀垂落。Dondon窝在她怀里,伸着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掌心。

 

“啊啦,Takako,你醒了呀。”

 

大川顺子走进房间的时候,发现和央已经洗过澡了,裹着洁白的浴袍坐在沙发上按着手机。

 

“嗯,睡不着了。”

 

和央盯着手机屏幕上打出的那行字,指尖移到了删除键上一个字,一个字的删掉了。

 

大川顺子将和央的举动尽收眼底。那个人答应过自己不会来,她一向说话算话。所以她没必要在这时候和女儿闹翻。大川顺子如此想着,便将视线从和央身上移开了,自顾自的收拾起房间。

 

和央坐上车的时候,看到开车的人是弗兰克的大儿子,又是一愣,点头微笑算是打了招呼,然后就往后座一窝,任由副驾驶的母亲和对方交流。

 

酒店到海边的路程有些远,弗兰克怕她休息不好,所以昨晚送她来了较远的酒店,自己则是在附近歇下的,如此倒也成全了新人前夜不见面的传统。

 

Dondon从上了车便窝在它的包里,和央见它睡着了,才将视线投向窗外。沿海的公路,风景秀丽,她却无心欣赏。

 

今天是她和弗兰克的婚礼。

 

在夏威夷举行婚礼,是她任性要求的。非在这里不可,一定要在这里。

 

 

清晨的阳光透过了车窗照在她的脸上,暖洋洋的令她昏昏欲睡。若能就此沉睡下去,倒也好了。她在合上眼前,在心里悄悄的同自己讲。

 

“Takako,快过来!”

 

和央从阳光中走出,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蔚蓝海岸,那里有一个人影,正在冲她招手。

 

“Takako桑,你在发什么呆哦!快去拍照啦!”

 

举着相机的人轻轻的拍了她的肩膀,她惊醒回神,正要应答,却见一白色燕尾服的人背对着她,迎着光向那个模糊的身影走去。

 

2007年,这是2007年的夏威夷!那个人,那个人是……和央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。

 

Hana!Hana!

 

“Takako,醒一醒。”

 

突然的摇晃,使得和央从睡梦中醒了来,她微愣的看着眼前面带怒气的母亲。

 

“今天可是你的婚礼,你给我清醒一点。”

 

和央不知道母亲的怒气从何而来,但还是温顺的点了头,倚着座椅,疲惫的闭上眼睛。她真的有些累了。

 

Hana已经很久没有来她的梦中了,是因为她要结婚了,所以来阻止她的吗?可是她怎么还没有来呢……她若是来了……也许,也许她真的能再勇敢一次。

大川顺子看着和央又闭上了眼睛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碍于有外人在,又不好多说什么。刚才和央睡梦中唤出的那一声Hana,真的惊吓到她了。

再合眼,和央却没了睡意,干脆从手提包中翻出手机。打开line,点开那个熟悉的头像,望着空空如也的聊天界面发呆。一定是因为30号的婚礼突然提前,她没有告诉她,所以才没有来吧。

“Takako,要到地方了,注意点。”

大川顺子的声音从前座传来,和央按键的手一滞,将手机放进了包里。她垂眸望向一旁Dondon,见它醒了,便抱到了怀中,手搁在它的小脑袋上轻轻的摸了摸。

还好,还好Dondon一直在。

抵达举行婚宴的地方时,天已经完全的亮了。和央一下车,便被多年来担任FC会长的友人拥着前往房间化妆。受邀前来的媒体亦是早早的架好了机器等在一旁。其余的FC干部在外帮忙接待来客。

“如此美丽的Wao桑,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啊。”

镜中的和央缓缓睁开眼,望向美妆华发,婚纱曳地的自己,微愣。再看向自己身后已经红了眼眶的FC会长,唇角微扬。

“非常感谢你在我身边的这么多年,我同样感激着大家的陪伴。”

和央是一个柔软的女人,她冷峻外表下的是温柔和优雅。这一点,她在第一天成为WFC的会长时就已经知晓了。只是她还是在和央起身,准备到外去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叫住了她。

“Wao桑,今天的您,觉得幸福吗?”

和央驻足回首,眉梢染了笑意。

她看着和央身上洁白无瑕又华丽的婚纱,泪涌上了双眸。她突然想起八年前,八年前的夏威夷。

她穿着白色的燕尾服,向着那一望无际的蔚蓝海岸,踏出了一步又一步,然后终于在她的面前,单膝跪地。在她点头的那一瞬间,她清楚的看到和央的手在颤抖。

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那般开心幸福的和央。

“请,务必安心,我很幸福。”

身后的门渐渐的关上,和央抬手按住了墙壁,指甲抵在墙上传来钝痛感。人人都道十指连心,唯有这样她才能清醒。

 

“Takako,准备好了吗?”

 

大川顺子从长廊另一端走来,和央抬眼望向面带喜色的母亲,站直了佝偻的身子,神色恢复如常。

 

“Frank已经等在外面了,Takako,你快一点。”

 

大川顺子不断回头催促着不紧不慢的和央,生怕她临阵反悔,便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。但无论她如何用力,和央还是长廊的尽头停下了脚步。

 

“妈妈,我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,但是请给我一些时间,让我同过去告别。”

 

许是真的不必再急于这一时,许是坚硬的母亲忽然心软,她放开了和央,任由她拖着曳地的婚纱转过身。

 

举目是望不到头的长廊,一如她来时的人生。

 

“我答应了你的求婚,你怎么还哭了呀,贵子。”

“那中国之行,就是我们的蜜月旅行了?”

“贵子,要是结婚的话,我们还是在夏威夷好不好,我们都喜欢这里,在这里最好了!”

 

“我是喜极而泣啊,笨蛋。”

“我们去没人认识的地方吧。”

“好,就在我们最喜欢的夏威夷。”

 

大川顺子看到和央的眼角泛着泪光,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。三年了,明明和那个人分开三年了,怎么还是……看到和央转头对着自己微笑,明明是最亲近的母女,却如此的疏离。在和央背对着她快要走到媒体前时,她忽然上前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

听着母亲在耳畔说的那句“这是最好的选择。”,和央只觉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,但她还是稳住了心神,微笑点头。就这样吧,就当做,这是最好的选择吧……就这样往前走,不要停下,也不要回头。

 

“能在我们都很喜欢的夏威夷举行婚礼,我很开心。”

“虽然燕尾服很适合我,可今天的礼服也要加油。”

 

和央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遍了整片土地。她站在人群之中,站在弗兰克的身旁,高朋满座,掌声赫赫。

 

“亲爱的,你今天真美。”

“谢谢”

“我真高兴能够迎娶你做我的夫人。”

“我也一样高兴,Frank。”

 

就这样,所有的一切,尘埃落定了。

 

大川顺子回到房间的时候,看到和央仍然穿着她的礼服,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,手中端着一杯红酒。

 

“Frank还在外面,他说如果你累了,就早点休息。”

“妈妈,谢谢您。不过现在我想自己待一会儿,好吗?”

 

夏威夷的夜景一如既往的美,和央拖着长长的裙摆,赤脚走在沙滩上。她的身后是光筹交错,热闹非凡的婚礼宴会,那里有她的Dondon,她的母亲,她的朋友,她的丈夫……只是唯独没有那个人。

 

她看着手机明明暗暗的来回闪烁,指尖落于拨通键,却迟迟不敢按下。该说什么呢……早上好?她坐在了潮湿的沙滩上,丝毫不在意身上华丽的纱裙被沾湿,仍然是握着手机发呆。

也许心有所想,也许心有灵犀,手机屏幕发出了微弱的光,跳动着的名字,来自那个人。

 

“晚上好,贵子。”

她听她如此说道。

 

“早上好,Hana。”

她在电话这端如此应答。

夏夜的海风温暖而舒适,只是她突然觉得有些困了,眼皮也越来越沉,她快要看不见那一望无际海了。只是她仍然听得到电话那一段,那个温柔小小的声音在说着只有她听得懂的小花语。

她突然在想,若是她来到婚礼的现场,会说些什么呢。

她如此想的也如此问了。

电话那端良久的沉默使她越发的困倦。

“跟我走吧,贵子”

她好像听到了她如此说着。

マリー 来周の月曜日 旅に出よう
あなたと御一绪なら 何処へでも

西皮消亡史:

【荷花Takahana】

百年的正确打开方式

虽然明知道不可能

但是二十周年了

还是默默期待一下吧